听风小说 - 科幻小说 - 桑榆陆离在线阅读 - 第273章 鬼夫篇:喜嫁

第273章 鬼夫篇:喜嫁

        桑榆听了哥哥的话,眼神变得更加心虚。

        当初有多皮,现在就有多怂。

        “哥哥,那件事怪不得我,毕竟非常时刻使用非常手段。说实话,每次面对没有记忆的你,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全新的陌生体验,我不能将他们当作你去对待,又忍不住去靠近他们,毕竟我知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小榆最爱的哥哥。”

        如今的桑榆,情话信手拈来。

        有时候虚情假意多了,连她自己也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系统检测到哥哥飙升的好感度,尖叫道:“宿主,攻略目标的好感度正在蹭蹭蹭上涨,你再继续多说一点啊!”

        系统:“如果你不说,我这里有土味情话百科全书,我说一句你跟着学一句,保证把好感度刷满。”

        系统:“宿主,跟着我说,宝,我今天一直拉肚子,因为我想你一便又一便。”

        桑榆:“滚——”

        一点也没眼力劲的废物系统,把她好不容易营造的气氛破坏个干净。

        哥哥的嘴角微微上扬着,现在的他,心情显然很好。

        恋爱脑是一个男人最好的嫁妆。

        何况,他还是一个非常好哄的恋爱脑。

        哥哥冰冷的手指细细摩挲着桑榆的下巴,粗粝的指腹在桑榆娇嫩的皮肤上剐蹭出淡淡的红痕。

        直到,桑榆的唇瓣倏地一凉。

        哥哥的手指勾起桑榆的下巴,重重吻了下去。

        粗重的呼吸交缠在一起,他吻得很用力,恨不得将桑榆直接吞下去。

        只是片刻,桑榆就觉得自己的嘴皮子红肿了起来。

        轻微的疼痛刺激着她的理智,她的后背抵在坚硬的门上,身体忍不住绷直。

        【我是土狗,我爱看】

        【别光亲嘴啊,床就在旁边,快去滚到床上去】

        【别,滚到床上就马赛克了,我宁愿一直看亲嘴】

        【你们好饥渴啊】

        【马赛克,别逼我跪下来求你,希望你晚点出现】

        【咳咳咳,这是一个正经直播间应该出现的弹幕吗】

        在直播间观众千呼万唤中,他们心心念念的马赛克终于出现。

        虽然已经体会了无数次,但直播间中还是一片哀嚎。

        哥哥的手指解开桑榆的衣扣,冰凉的掌心在她的腰间游走。

        她属于人类的体温,炙热滚烫,一点点蚕食哥哥掌心的温度,将他染上自己的气息。

        “夫人,你还欠我一个洞房花烛夜。”

        哥哥低沉的嗓音轻轻落在桑榆的耳畔,没有温度的呼吸像是三月的春风拂过,在平静的河面中泛起淡淡的涟漪。

        “夫人”这两个字,在他口中被咬得缱绻暧昧。

        蛊惑人的心智。

        “哥哥对洞房花烛还真是念念不忘。”

        桑榆挑了挑眉,舌尖扫过哥哥泛着水泽的唇瓣。

        她双手环住哥哥的脖颈,微抬的眼眸里噙着几分玩味儿的笑意。

        哥哥不置可否,指腹沿着桑榆的脊骨缓缓上移。

        细腻的肌肤如精致上好的绸缎,软得令人指尖发颤。

        他的呼吸在粗重中,低沉着嗓音说道:“叫老公。”

        桑榆乖乖巧巧地喊道:“老公……”

        娇软的嗓音勾人心弦。

        在这场暗含较量的引诱中,哥哥率先败下阵来。

        “小榆,你还真是……乖。”

        哥哥的唇角缓缓勾起危险的弧度,猩红的眸光像是灼灼燃烧的火焰。

        只是对视,就莫名产生被灼伤的错觉。

        桑榆的身体倏地失重,她下意识牢牢搂住哥哥的肩。

        在她被抱到床上后,细细密密的吻落下。

        温柔的亲吻像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坠落,但很快,又仿若狂风暴雨的肆虐。

        桑榆衣领敞开,裸露在外的白皙皮肤上,被落下斑斑点点的红痕。

        尤其锁骨的位置,红得像是染上了朱砂。

        在衣扣被一颗颗彻底解开后,哥哥的吻慢慢往下移去。

        桑榆的身体紧绷,蜷缩的手指穿插在他柔软的发间,红唇被她自己咬出一道浅浅的齿痕。

        在经历这么多次的攻略中,他每一次恢复记忆,是恢复所有的记忆。

        所以,他清晰知道桑榆敏感的地方。

        更知道,如何让她舒服。

        小榆,只能是他的!

        正在哥哥准备更进一步时,门外突然传来诡异的挠门声。

        “咔咔咔咔咔……”

        挠门的声音很急促,刺耳的声音在黑暗中被不断放大。

        “哥哥,外面有点吵。”

        桑榆听到挠门声,眼底的情欲淡去,转而变得有几分幸灾乐祸。

        哥哥的眉头紧皱,眼底划过一抹杀意。

        打扰他跟小榆的家伙,都该死!

        门外的抓挠声继续不停地响,但哥哥并不想解决。

        他更想先解决掉桑榆。

        再一再二不再三,长久得不到发泄,会被憋坏。

        哥哥惩罚性的吻落在桑榆唇瓣上,说是吻,其实是咬。

        “小榆,我觉得我们之间的事情更重要,不要被别的事情影响。”

        他的双腿抵在桑榆的腿上,因为隐忍,脖颈间的青筋有些微微凸起。

        “哥哥说得对,我们要专心一点。”

        桑榆坏笑着,对于门外破坏气氛的家伙,已经有了猜测。

        但她还是更喜欢看哥哥吃瘪的样子,她的身体稍微前倾,主动吻住哥哥。

        然而她越是配合,哥哥越是烦躁。

        毕竟,门外的抓挠声实在吵闹,原本旖旎的气氛在此刻消失的一干二净,只有这刺耳的抓挠声折磨着人的神经。

        但没过多久,外面的挠门声,突然变成了剧烈的砸门声。

        “砰——砰——砰——”

        声音一次比一次重,门被砸得哐哐颤动。

        .cc

        e.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