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小说 - 网游小说 - 快穿成反派大佬的女儿后我躺赢了在线阅读 - 第761章 全家都是造反狂魔(43)

第761章 全家都是造反狂魔(43)

        萧去疾修养了几日,身体略微好了一些后,便在宫中使者的带领下,与锦晏入了宫。

        新朝虽沿袭了旧制,可在利益方面,却增添了不少让人行为受限的规定。

        从入宫开始,每入一道门,便有诸多繁琐的程序等着兄妹俩。

        等穿过重重被重兵把守的宫门,来到宫中最为宏伟庄严的宫殿外时,两人又被告知,要搜检他们全身,以防随身携带利器毒药,伤了天子。

        萧去疾紧紧抿着唇,咬着牙,几次呼吸过后,才沉下气,对为首的郎卫道:「搜身可以,搜我就好了,至于小翁主,她身份尊贵,不是你们能触碰的人!」

        幸亏表兄没来,否则面临如此处境,还不知道要如何收场。

        那郎卫看了锦晏一眼,当视线定格在那张粉雕玉琢却没精气神的小脸上时,他目光微滞,随后立即移开了视线。

        他反应极为迅速,然而这一小小举动,却被锦晏看在了眼里。

        郎卫没发现锦晏若有所思的目光,而是颔首道,「二公子,此事非我一个小小郎卫可以做主,不过,我会向郎中令禀明此事。」

        他随手招了一个郎卫过来,吩咐了几句后对方立即离开了,而他则开始了对萧去疾的搜身。

        忽然,一个稚嫩柔软的声音响起:「敢问大人高姓大名?」

        郎卫一愣,见说话的是锦晏,而锦晏所问之人正是他,心中便有些疑惑。

        锦晏则盯着他,缓缓说道:「若有冒犯,还请大人见谅,只是我见大人实在面善,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才有此问。」

        萧去疾知道自家妹妹不可能无缘无故好奇一个素未谋面的郎卫姓甚名谁,便在一旁帮腔道:「小妹年幼,被惯坏了,大人若有难处,不必回答她的问题。」

        而那郎卫,从锦晏说出「面善」二字开始,就有些心神不宁,此刻听闻萧去疾的话,立即道:「二公子言重了,小翁主沉静自若,落落大方,小小年纪便有北地王的气派,实乃小人所不及。」

        说罢,他又对锦晏道:「小人名为赵瑛。」

        赵瑛?

        锦晏方才记下这个名字,原先离开的郎卫又回来了,他对赵瑛道:「郎中令言:陛下口谕,翁主千金之躯,不必再查。」

        ……

        「萧去疾萧锦晏,拜见陛下!」

        两道声音,一个清冷微弱,一个稚嫩柔软,仔细听去,却都有些冷漠的意味。

        天子端坐高位,言平身,又赐座,锦晏和萧去疾方才在一旁的垫子上跪坐下来。

        尽管北地早已使用上了后世才有的桌椅,也大大方便了人们的日常行动,可天下最尊贵的皇宫里,却始终没有椅子的踪影。

        究其缘由,自然是因为这里是天下士人儒者最多的地方,他们恪守礼教,又提出了许许多多限制人行为思想的礼仪,一切挑衅礼教的行为,在他们眼中都是罪大恶极的。

        而第一个做出挑衅行为的人,则是罪该万死的。

        如若锦晏不是北地王的孙女,不是天子亲封的翁主,他们早就上奏天子,要将锦晏处死了。

        而即便有着诸多尊贵身份保驾护航,他们也依旧对锦晏进行了诸多口诛笔伐,认为锦晏此举是要摧毁华夏正统,改制华夏礼仪,是历史的罪人!

        片刻后,兄妹二人坐定,高位上的天子才开口,「去疾啊,你上次见朕,是什么时候?」

        天子忽然要回忆往昔,萧去疾只得从自己对天子稀薄的记忆中搜刮出一些模糊的画面出来。

        他起身大拜,天子让他

        不必如此所礼节,让他放松一些,可萧去疾依旧恭恭敬敬。

        他颔首道:「禀陛下,七年前的盛夏,陛下巡狩路过北地,我与阿母兄长一起迎接陛下圣驾,有幸得见陛下尊容。」

        天子闻言,脸上亦闪过一抹怀念。

        那时,北地王还未入长安,他与女儿晋阳之间也远远没有到如今水火不容的地步。

        回不去了啊。

        这样的心思,在天子的心里稍纵即逝,之后他又问起了北地的诸多事宜,萧去疾都一一答复。

        最后,他才问道:「你阿母可好?」

        锦晏惊讶的发现,这位至高无上杀伐果断的天子,说出这句话时,语气里竟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期待。

        他在期待什么?

        他想要听到怎样的答案呢?

        萧去疾才不管天子才期待什么,他依旧面色沉静,一板一眼说道:「阿母安好,只是思念陛下。」

        前一句,是他的心之所望。

        后一句,纯粹是胡说八道。

        晋阳公主思念天子?

        思念或许有,但更多的却是仇恨,是怨气,是杀意。

        她恨天子杀死了她的母亲,亦恨天子夺走了她的一双儿女,让她承受生离之苦。

        而天子,在听完他的话后,也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思念?」

        天子喃喃,又自嘲而笑,「晋阳什么性子,朕这个做父亲的远比你们这些做儿女的更了解,她纵然思念我,也只是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

        话音刚落,萧去疾倏然下跪,惊恐道:「陛下息怒,是小人失言了。」

        见萧去疾下跪,一直故作懵懂无知的锦晏也晃悠悠起身,踉踉跄跄跪了下来。

        稚嫩软糯的童声在高大宽敞却寂静无声的大殿里响起。

        「陛下恕罪!」

        店内宫人都屏息凝神,不敢有丝毫妄动。

        唯独锦晏,努力仰着头,直视着天子那双高深莫测的眼睛,缓缓说道:「哥哥没有撒谎,阿母确实思念着陛下。」

        萧去疾急忙看了锦晏一眼,小声示意她,「晏儿,不可失礼!」

        天子一挥手,让他不要说话,又对锦晏道:「哦,你就是小晏儿?那你来说说,你阿母是如何思念朕的?」

        锦晏故作烦恼的皱着眉,想了一会,才道:「年前,我感染风寒,烧得不省人事,阿母便整宿都不合眼的抱着我,为我降温喂药…后来,我听阿母道,她幼时生病,陛下也是像她对我那般衣不解带的整宿整宿抱着她,哄她吃药,然而她才痊愈,陛下却病倒…」

        萧去疾迅速上前,一把捂住了锦晏的嘴。

        稚嫩的声音戛然而止。

        高位的天子,眼中却隐隐有泪光闪过。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