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小说 - 历史小说 - 父兄流放她白手起家再造名门望族在线阅读 - 第339章 方向错了

第339章 方向错了

        萧九玥将做好的口脂直接丢给了莲心和落葵两个人,道:“来,试试颜色。”



        “小姐,你可太厉害了吧?还会做口脂呢?”落葵拿着口脂往铜镜前一坐,直接就往嘴上抹。



        莲心帮忙拿着铜镜,视线落在新做的口脂上,那细腻的口脂,落葵抹在唇上,好似一下子就提亮了气色,也不像之前买的那样,涂上去显得怪怪的了!



        口脂在她的唇上,那是增光添彩的。



        “小姐,我觉得你做的口脂,比卖的好十倍,不,好一百倍。”莲心夸赞着。



        落葵就更夸张了,对着镜子照了又照,时不时的又显摆一下她的唇,道:“我觉得比盛京的口脂还好,最主要的,没有那一股蜡味,好像淡淡的,隐约中,还带着香味呢。”



        落葵嘟了嘟唇,只觉得她的唇好像怎么都好看。



        “制作的方法不同,最后结果也是不一样的,落葵,我知道你佩服你家小姐我,但,也不能瞎夸,我做的口脂可是无色无味的。”萧九玥用的全部都是纯天然的料,抹在唇上的东西,她也没有添加香精。



        不得不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萧九玥记得的原材料,大部份都买上了,经过了五六天的实践,浪费了很多材料,还真让她做出来满意的口脂了!



        “嘿嘿。”落葵咧嘴笑着,道:“我觉得就是带着香味,反正很好闻。”



        “我那五百钱真是白花了。”莲心肉疼的说着,道:“早知道小姐做出来的口脂这么好,我还花那钱做什么?”



        “五百钱,我去酒楼吃饭,都可以吃上十顿了。”莲心越想就越肉疼。



        “莲心,怎么觉得我们两好像冤大头!”落葵喃喃自语的说着,掰着手指算着:“我买了多少口脂?”



        她喜欢口脂,所以,经常抹,之前是在盛京买的,还没有东临县的这么差,好像也没怎么样,这一对比,就觉得东临县的口脂,太差了!



        “你一年不得买五六个口脂?你的钱不是吃了,就是买胭脂水粉去了。”莲心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落葵每个月发的月钱,都不够花的。



        “不行,那掌柜真是太过分了,还说是全东临县最好的口脂呢,根本就是一个骗子!”莲心越想越气,直接就起身道:“不行,我得去跟那掌柜理论一番。”



        “走。”落葵拉着莲心就往外走。



        莲心倒是愣住了,她也就是说说,还真没有因为一个口脂跟别人吵起来的想法,她清了清嗓子道:“下雨了。”



        “别说下雨了,就是下刀,也得去啊,你说要是有盛京那样的品质,卖五百钱,我也就忍了,现在这么差,不行,我得找她去。”落葵气乎乎的说道:“这可是你送我的,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骗了!”



        “小姐。”莲心求救的回眸看向萧九玥。



        萧九玥淡定着喝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很快,莲心就在落葵的拉扯下,直接就去找掌柜的了。



        “大小姐,我们要不要跟去?”冬桂看着这一幕,这两个丫鬟去找掌柜的,真的不会被打回来吗?



        “不用,金文会送她们去,有金文在,吃不着亏。”萧九玥喝着茶,问:“三殿下的伤,恢复的怎么样了?”



        “挺好的,这会已经能下床走动了,再养个些日子,就没问题了。”冬桂乖乖的回答着,最开始的时候,冬桂还想着说三殿下受伤严重,让大小姐同情一下。



        谁知道,金武说:三殿下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冬桂瞬间就拿想要撮合的话糊弄过去了!



        有时候,冬桂都觉得,大小姐就像是洞察一切,好像什么都明白,甚至明白她是三殿下手下的人。



        “嗯,辛苦了,他们还没有要离开的想法?”萧九玥有些好奇,太子都不着急回京的吗?



        “听说太子殿下是来巡视锦江堤的,这会碰上大雨,自然就是回不去了。”冬桂将她所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道:“大小姐,这雨要是一直不停,我们是不是一直就不能走?”



        萧九玥看着外头淅沥的雨,她不喜欢下雨,一到下雨的时候,就会让她想起,以前在孤儿院被罚淋雨的日子,那时候的她,年纪最小,欺负她的人多,所以,她就会还击。



        那些欺负她的人去告状,院长每次都罚她淋雨,后来,她知道院长是为了她好,她一个小姑娘,若是依旧这样刚烈,容易受伤,往后她面对的,不会再是这些小朋友。



        “再等些日子,下雨不好赶路,而且,侯建那边,还没开口。”萧九玥眼眸微沉,这个侯建的嘴可真够硬的,比起山哥那些个土匪来,侯建真是个难啃的硬骨头。



        花青拿着药在他身上都快试验了一个遍了,侯建就是不开口。



        “花青还在审侯建?”萧九玥突然起身,去找花青了,屋子里,花青对着侯建从心理上,再从生理上折磨着,但侯建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别以为我不敢要你的命,我这绞心丸,可是加强了效果,你可以再好好的尝一尝!”花青咬牙切齿的说着,侯建真是她见过骨头最硬的人了。



        “我不知道。”侯建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句话,他趴在地上,抬头看着花青,奄奄一息的说:“你就算把我杀了,我也还是不知道。”



        “你,真当我不敢杀你啊!”花青气的抄起匕首就抵在他的脖子上,等见着侯建那一抹解脱的模样,她直接将刀扎在了他的大腿上:“想死?没那么容易!”



        花青面无表情的拔了刀,听着门口的动静,花青擦了擦匕首,将手里的刀给收了起来。



        “大小姐,你放心,我肯定能审出来的。”花青觉得这事关她的面子,她的药,怎么能不行呢?



        “花青,有不有想过,方向错了?”萧九玥走进屋子,狭小的屋子,以前是屋子堆着柴禾的,血腥味混着生理上的味道,难闻的很,她直接出了屋子。



        花青跟了出来,追问道:“大小姐,我方向错哪里了?”



        “你不是会测算,算一算,他儿子,还在不在人世。”萧九玥直接开口,当时得到消息,侯建一家人全部葬身于火海,几个孩子也全部都死绝了,现在看来,未必。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