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小说 - 都市小说 - 乔荞商陆在线阅读 - 第798章 是个女儿

第798章 是个女儿

        李遇搬家这件事情,确实是商陆做的。

        他看了看坐在女儿旁边的何启东,问,“是你找到李遇住的地址的?”

        “你还好意思质问我?”语气陡然拔高的何启东,站了起来。

        他握了握拳头。

        若不是在场人多,他早就冲过去对商陆拳头伺候了。

        可想到晚舟大着肚子,安安又伤心难过,老爷子也在场,不想再闹得不可开交,便忍了。

        但他替乔荞和安安两母女不值。

        回想乔荞跟了商陆后的这一路历程,受了多少的苦难?

        现在这苦难又落到了安安的头上。

        何启东后悔当年乔荞生了孩子后,支持她回国。

        如果不回国,她自己一个人带着安安在国外生活,是不是另一番结局?

        商陆没有意识到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妥之处。

        如果女儿要一头热扎进无性的婚姻里,婚后会在残酷现实中磨尽所有的热情。

        他认为他是对的。

        何启东如果不多管闲事,根本不会有今天晚上的事情。

        与何启东对视时,他一脸生硬,只差没把多管闲事几个字写在脸上,“我女儿的事情,以后你少管。”

        “我怎么就不能管?”何启东怒意渐起,“安安是我带到三岁的,我当她是亲女儿对待。就算她不是我的亲生闺女,我也是她的舅舅,我哪里管不得?”

        “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算是哪门子舅舅?”商陆也是生气,如果何启东不把李遇的地址扒出来,女儿和李遇的事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被淡化,被遗忘。

        可这个何启东偏偏要自以为是,多管闲事,“你以为安安找到李遇,就能幸福吗?”

        “那现在她幸福吗?”

        乔长安心里很难受,阿遇又不见了,家人又吵得不可开交,她吼了一声,“你们别吵了。”

        她站起来,拉了拉旁边的何启东,安慰道,“舅舅,你别跟我爸一般见识,他是有口无心的。”

        说到底,眼前这个固执己见,不顾虑她感受的父亲,始终是她的父亲。

        纵使他的所作所为,让她心里有恨。

        可她不该恨。

        最近家里挺乱的。

        不,是乱透了。

        爸妈因为她的事情,起了争执,起了不合的意见,离婚了。

        现在舅舅和爸爸也吵了起来。

        爷爷也时刻在为她担忧操心。

        她吸了吸鼻子,觉得自己就是个祸害,“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你们,我和阿遇的事情的。”

        反正阿遇已经丢下她,不要她了。

        与其闹到今天这般地步,不如什么也不说。

        “爸爸。”乔长安泪眼朦胧地望向商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你强加给我的那些,真的不是我想要的。”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爸爸,我也不怪你,就算没有你去通知李遇,他想躲我还是会躲我。”

        她吸了吸鼻子,眼泪吧嗒吧嗒地淌下来。

        李遇真是个王八蛋,自以为自己很高尚吗?

        她的委屈从四面八方涌来,哭得越来越汹涌,却克制着。

        她声音听起来,带着浓浓的鼻音,“爸爸,你不用斗智斗勇地拆散和我阿遇了。我决定放弃了,我不想坚持了。你说得对,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天底下好男人多的是。以后你也不要和舅舅还有和妈妈吵架,大家和和气气的,好不好?”

        家里的纷争和不和,都是因她而起的。

        现在,该因她而结束了。

        她又一一望向乔荞和何启东,还有商老爷子,“爷爷,妈妈,舅舅,你们别为我担心了。我不等阿遇了,可能我们真的没缘分吧。”

        “爸爸,你今天应该有些累了吧,在直播间站了好几个小时。你回去休息吧。”乔长安说话时,没什么生气,整个人蔫了一样。

        看着这样失魂落魄又强装没事的女儿,商陆很愧疚,“安安,爸爸……”

        “什么都不用说了。”乔长安走到商老爷子的身边,“爷爷,你今天应该也挺累的,我扶你回房间早些休息。”

        老爷子本是想教训商陆。

        但看到孙女这般身心疲惫,不想再把家里闹得乌烟瘴气,便点了点头,扶着椅子慢慢起身,“走吧,回爷爷屋。”

        乔长安扶着爷爷和,礼貌地和众人打了声招呼,让他们都早些回去休息。

        并且,又道:“我的事情让大家费心费神了,真是不好意思。以后我会尽量不给大家添麻烦。”

        随即,扶着老爷子离开。

        众人看着祖孙二人缓缓离开,个个都很揪心。

        尤其是乔荞。

        女儿纤细单薄的背影,深深地揪着她的心。

        旁边的商陆很抱歉地跟她说了一句,“乔荞,对不起,我不想把事情搞成这样,但我的初衷也是为了女儿好。”

        “我什么都不想跟你说。”乔荞招呼着大家都回去休息。

        人都走后,商陆却还没有走。

        乔尔年坐在乔荞的身边,给乔荞递了一杯水过去。

        商陆去接过那杯水,吩咐道,“尔年,你回房间休息吧,我想和你妈妈聊聊。”

        乔尔年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你确定我妈想和你聊?”

        商陆胸口被戳了一刀,睇向儿子,“回房间。”

        “妈,你要跟这个男人聊吗?”乔尔年给乔荞捏了捏肩膀,“你要是不想跟他聊,我帮你把他打发走。”

        “你回房间吧。”乔荞疲惫道。

        乔尔年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随即瞪向商陆,“要不是我妈心软,我真想把你赶出去。一会儿最好不要再惹我妈生气,否则别怪我不念父子情分。”

        最后这句话,是乔尔年的警告。

        乔荞望向儿子,“怎么跟你爸说话的,再怎么说,他都是你爸。”

        乔尔年很听乔荞的话,识趣地回了房间。

        若大的客厅里,只剩下乔荞和商陆二人。

        乔荞接过商陆手中的那杯水,喝了半杯,说了声谢谢,又道,“我知道,没有人能够改变你的主意。但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吗?”

        “乔荞,为了这个家,我已经很努力了。你为什么总是看不见?”商陆答得风马牛不相及。

        是。

        她不否认。

        商陆的变化挺大的,为了这个家,他竟然屈身到网红直播间,一站就是三个小时。

        站着举牌求粉丝关注下单也就算了,还要各种试吃。

        他这一辈子,何曾吃过那么多的垃圾食品?

        她对商陆永远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说他不好,他也有好的地方。

        说他好,可他这固执己见的性子,真的要气死人。

        “算了,就这样吧。”乔荞起了身,“我改变不了你,你也改变不了我。你是为了女儿好,我也是为了女儿好,或许我们谁都错了,又谁都没有错。阿遇和安安的事情就顺其自然吧,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姻缘。该在一起的,不管经历什么都会在一起。不该在一起的,不管怎么坚持都没有缘分。”

        “我累了,上楼休息了。”她转身上楼,吩咐了旁边的老陈一声,“小陈,你送他回去。”

        商陆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看着乔荞的背影,问,“乔荞,那我们呢,经历了这么多,就因为意见不和,你真的打算让我一个人在外面漂荡?”

        乔荞回头,“你一个人住着二百多平的大平层,不是挺舒服的吗,怎么就叫漂荡了?”

        当天晚上,乔长安在网上更新了最后一条动态:我决定放下你了。

        之后,一连三个月,乔长安没有再在网上更新过任何动态。

        也没有再对李遇隔空表白。

        又是一年岁聿云暮。

        苏静晓快要生了。

        除夕这天,家家都在团圆热闹。

        柯以楠却连夜匆匆忙忙将苏静晓送到了医院。

        预产期是元宵后的第二天,所以柯以楠准备元宵前两天再带苏静晓住进医院待产的。

        可是苏静晓提前发作了。

        夜里十一点多,羊水破了。

        送到医院时,宫口已经开了七指。

        柯以楠原本是想陪产的,也和苏静晓商量好了,她生孩子的时候要全程陪在她身边。

        如果她痛的话,就咬他的手指。

        当时苏静晓还说,就算她真的痛到死去活来,也舍不得咬他。

        柯以楠说:我就让你咬,你越痛,越用力咬我,我才能体会到生孩子的辛苦。

        苏静晓知道,如果她真的生了,柯以楠是绝对会把手指伸到她嘴里,让她咬的。或许她疼得受不了时,真的会咬他转移疼痛。

        结果,她生孩子的时候,柯以楠根本没办法陪在身边。

        因为她生得太快了。

        送进产房的时候,柯以楠还没签完字的功夫,孩子就呱呱坠地了。

        医生还在介绍着如果顺产不成功,就要转剖。还说苏静晓四十八岁的年龄了,顺的可能性不大,最终还是会剖的。

        结果吧,人家苏静晓直接二十分钟不到,把娃顺顺利昨的自然生下来了。

        医生抱着小奶娃贴到苏静晓的脸颊边上,“柯太太,真是来报恩的小棉袄啊,二十分钟不到就生下来了,你看,多可爱啊。”

        生孩子疼是疼,可苏静晓真的没怎么体会到宋薇所说的那种比肋骨断裂还疼痛的痛感。

        这就生下来了?

        这么快的?

        她已经做好了哇哇大叫,形象全无的所有准备。

        结果这么快就生下来了??

        “是个女儿是吗?”苏静晓听着这哭声,虽是奶声奶气的,可是这哭声可有力了。

        医生:“是的,掌上明珠。”

        苏静晓笑得眼角有泪,那是幸福的泪水,“快给她爸爸看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