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小说 - 玄幻小说 - ??????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八章 傻女人来了

第七百二十八章 傻女人来了

        冯大爷这天从大山上干活回来之后,因为无处可去,吕镇的话,更是不敢去了,因为上次之失足,简直了,竟然是落入了下水道中,若非菩萨保佑,现在自己可能就已然是死去了都。

        在这大山上,不知为何,无端出现一个傻女人,不时出没于冯大爷的田地边,使冯大爷一时之间,有些不自在,因为与这么一傻女人在一起,多少有些不妥,让人知道,会说自己的闲话的。却没有办法赶走此人,只好是这样吧,她爱乍地就乍地,自己能把人家怎么样呢?

        可是这天不知为何,这个傻女人竟然是跟着冯大爷进了自己的屋子,赶也赶不走,留着的话,更不是个事,这要是一时控制不住,与之做起那事,岂非等于是出了大事?前几年荒村不是有人因为与傻女人做那事来着,让人告了不是,说是强暴,在大牢里蹲了几年,出来之后,染上了病,不久便已然是死了。

        冯大爷一时碰上了这事,还真是不知如何是好,可能真是怪自己太好色了吧,不然的话,这个傻女人何以会跟着自己呢?在白天的话,这当然也是问题不大,可是到了夜里,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了,这傻女人似乎会些法术,明明门是锁了的,可是这傻女人只要看上一眼,他妈的,这门自然就开了。

        “妈的,真是前世不修啊。”冯大爷躺在床上,如此在心里念叨着。

        门外此时在不断地下着雨,在这惨淡的雨声中,冯大爷想着刘寡妇,觉得能与刘寡妇睡上一觉就好了,这辈子他妈的就值了!可是不成,门外似乎有人敲门,声音极其轻微,不仔细听的话,一时之间,尚且可以说听不到,不知是谁在敲着屋门。

        冯大爷此时趴到窗户上往外一看,淡淡月光下,一个蓬头散发的女人正在不断地打着哦嗬,似乎在诅咒冯大爷之早日去世。冯大爷一时之间,在厕所搞到了一些舀粪水的瓢,一旦这疯疯颠颠的女人闯入自己的家门,这便以屎尿招呼,去去她的法术,否则的话,想把这日子过好,似乎不太可能了。

        当然,打的话,这好男不跟女斗,肯定是不行的,至多不过是骂几句野话吧了,不然还能如何呢?

        这不,冯大爷又开始骂娘了。听到这个骂娘的声音,那个傻女人此时似乎有所思虑,不久之后,这便离开了,消失在夜色深处,不知何处去了。

        冯大爷在大山上干了一天的活,此时累得不行,巴不得那个傻女人离去,不然的话,一旦与之有染,这便会传遍了荒村,说自己是个不中用的人,只能与傻女人相配。冯大爷是宁肯死去,也不会讨这么一个不聪明的女人做媳妇的,不然的话,这心里就无论如何也是快乐不起来。

        此时见那个傻女人被自己骂跑了,    一时拍掌而笑,还真是自己有办法,这不,那个可怕的女人终于还是受不了自己的骂娘,竟然是逃之夭夭,不敢呆在自己的屋子门前施法术了。

        不久之后,突然之间,又听见有人拍打屋门,这么夜了,还有人如此不知趣,这还叫人睡不睡觉了啊?“我操你老娘!”冯大爷随口骂了一句粗口。

        正准备再骂娘时,那门不知为何,本来是关好了的,却自己就这么开了,那个傻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而在她的背后,站着一个更傻的女人,样子有些老,敢情就是那个傻女人的娘吧。

        傻女人把自己的娘推到了冯大爷屋子里之后,十分知趣地出去了,出去了之后,尚且没有忘记关上屋门,轻轻地走了几步之后,这便一阵风似的不见了。

        “卧槽!”冯大爷看着这么傻并且有些老的女人站在自己的床前,一时不敢睡觉了,这便逃也似的出了屋子,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出了屋门之后,天上不知为何,明明是大好晴天来着,却在眨眼之间,胡乱下起了雨,冯大爷不敢呆在大雨之中,不然的话,一旦得了病,恐怕是不行的,届时没有人会看望自己。

        没有办法,只好是又溜进了自己的屋子,进门之前,趴在窗户上往里面一看,但见那个傻女人的娘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口里不住地哼哼哈哈着,有如梦呓,听起来,直是非常之恐怖来着。冯大爷本来不想进去的,可是这雨,还有不远处尚且还刮起了一阵龙卷风,再不躲进去,这小命可能就没了。

        冯大爷此时想把那个傻女人的娘赶出去,不然的话,天天缠着自己也不是个事,为了自己的声誉,为了在人前能够腰板站得直直的,亦只有如此了。但是,那傻女人的娘似乎也知道一旦出门,让这龙卷风一刮,这便没人了,因此之故,甚是不肯出去,不仅不出去,尚且还钻进了冯大爷的被子里,用被子蒙住了头,似乎永远也不会钻出来了。

        外面之天气,还真是非常之诡异,冯大爷一时之间,也是大发慈悲,觉得赶此女人出去的话,亦不是个事,只好是让她睡在自己的床上了,不然还能如何呢?

        万般无奈之下,冯大爷只好是蜷缩在一间破败的柴房之中罢了,正好这些日子以后,冯大爷没有上山砍柴,住在那间柴房尚且还觉得有些宽裕,不是如此之拥挤。睡了一觉之后,天色大亮,冯大爷出了自己的屋子,而那傻女人的娘尚且还睡在自己的大床上,正不住地打着呼噜,声音之大,简直使荒村所有的人都可以闻得到。

        上了大山,冯大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终于是摆脱了那个傻女人,不然的话,这事一旦让人知道,好做不好看。此时坐在大山一块石头边,看着天上的片片云朵,还真是非常受用,正在此时,那个傻女人又站在自己的面前了,不断地笑着,而且这笑甚至有那么一些邪恶,看得冯大爷真的是不敢看了,甚至啐了一口血痰在地上,以如此之举动向那个傻女人表明自己的态度:自己绝对没有与她恋爱的意思。

        可是,也不知为何,傻女人并没有走,而是十分耐烦地站在一边,为冯大爷拔着地里的杂草,而且这拔草之速度较比常人尚且还来得快些,一点也没有破坏庄稼,看得冯大爷一时也有了那么一些感动来着。

        “你走吧,我求求你了,再也不要站在老子的地里了,不然的话,刘寡妇来了之后,看到这一幕,可能以后不会跟我来往了都。”冯大爷看着那个傻女人如此央求着。

        但是,傻女人不仅不走,尚且还凑了过来了,这不,竟然是一把抱住了冯大爷,这简直是吓了冯大爷一跳好的,因为傻女人力气之大,简直把冯大爷抱起来了,想挣脱她的手,一时之间,还真是做不到。

        傻女人看上去不过尔尔,瘦弱不堪,可是这力气不知何以,竟然如此巨大,抱住了冯大爷,任冯大爷无论如何挣扎,都是徒劳,根本就挣扎不脱。“你他妈的……快放下老子……不然的话,让人看到,不是个事。”冯大爷边挣扎边如此说道。

        正在此时,有人来了,走过这冯大爷大田,看到这一幕,无不掩嘴而笑,当时直接有人为冯大爷撒花,说着祝福的话语,什么百年好合呀,又什么白头偕老哈,全是些肉麻的话。可是冯大爷对此傻女人根本就一点也不感兴趣,此时挣扎不脱,不然的话,才不让此人抱住了自己呢。

        好不容易挣脱了傻女人之拥抱,冯大爷火速离开大山,眨眼之间,这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了。而傻女人不知为何,非要跟着他不可,不然的话,这便会非常之不高兴来着,甚至要流出泪水来了。

        没有办法,冯大爷只好是让傻女人跟着自己吧,不然还能怎样呢?

        在回去的路上,碰到冯大爷的人,平日里的那份热情,此时不再,甚至还不住地啐了起来,因为如此人品,实在是难以令人恭维。有人甚至说这冯大爷不是人,怎么可以和一傻女人在一起呢,这不等于是强暴了人家吗?

        对于这些话语,冯大爷一时之间也是不知如何回答,此时自己只能是把一腔之怨气撒在傻女人身上,不赶走此傻女人,自己的日子没法过了。可是不知为何,纵使是冯大爷拿刀威胁,那个傻女人也不惧,非要跟定了冯大爷不可。

        没有办法,冯大爷只好是往前不住地逃跑,不然的话,想摆脱这个傻女人,怕是不成。可是跑了一阵子,也不知为何,可能是自己腿脚不方便还是什么,也有可能是菩萨不保佑了,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摔下悬崖呢?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冯大爷此时静静地躺在一块石头上,浑身上下不住地抽搐着,可能是受了重伤,一时之间,爬也爬不起来,只好是躺在那儿不住地长长地叹着气。虽然是受了伤,可是念及自己终于是摆脱了那个傻女人之跟踪,心情渐渐好转,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笑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