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命反派:我靠掠夺主角气运成神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小比开始

第二十三章 小比开始

        “天池峰唐文对阵落日峰沈厌。”

        执事弟子的声音伴着清风传入高台。

        白云洞主听到唐文的名字是眼睛一亮,待听到后面落日峰三个字后,身体不由端正几分,眼中掠过一抹忧色。

        唐文的实力尚欠几分火候,偏偏性子又格外倔强骄傲。

        若是第一轮就落败,对他来说必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偏偏这个时候,九阳洞主转头向他投来一眼,带着毫不掩饰的嘲笑和幸灾乐祸。

        白云洞主目不斜视,宽大袖袍下的手掌微微收紧紧。

        后排。

        伍德的脸上也带了几分忧虑。

        他很久没有关注后山的情况,却也能通过之前的比试判断出目前的形势。

        青云宗除了掌门所在的主峰,其余六峰彼此对立,竞争激烈。

        修仙问道需要大量资源。

        而资源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抢来的。

        实力越强,抢到的资源就越多。

        资源越多,修为增长的速度就越快。

        除非中途出现变故,不然这种良性循环会一直维持不变。

        落日峰明显就处在这样的良性循环中。

        也就是说,落日峰的弟子在比试中拥有后天的优势,而这种优势又很难通过先天来弥补。

        哪怕唐文是炼气八层,沈厌只有炼气七层,沈厌的胜算也会更大。

        唐文危矣。

        莫慈也在关注这场比试。

        不过与白云洞主和伍德不同的是,她关注的人并不是唐文,而是唐文对面那个面色带着病态的苍白,气质忧郁文弱的少年。

        沈厌。

        莫慈默默念他的名字,目光在他的五官轮廓上寸寸扫量。

        最后,她看向落日峰的其余弟子。

        说来奇怪。

        他们的脸色在沈厌出场后都变得疏离淡漠,与之前的热烈欢欣截然不同。

        特别是离沈云歌最近的几人,他们的厌恶几乎快溢出眼底。

        莫慈眸中闪过一丝玩味。

        看来沈厌倒是落日峰中的一个异类。

        不知道他和沈云歌之间又有什么样的纠葛。

        旁人心中所想无法干涉台上比试的弟子。

        唐文端端正正的向沈厌行了一个礼,然后手掐法诀,脚下乘风,绕着沈厌转圈。

        经过上次和莫慈一战后,他悟出一个道理。

        他不善近站,那他就与对手保持距离。

        他先用速度将对手绕晕,再来解决对方必定会轻松许多。

        沈厌的身量和唐文相当,然而宽大的红袍,也无法掩盖他瘦弱的身形。

        他见唐文像陀螺一样围绕着他不断旋转,苍白的脸上露出慌乱,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像是被吓傻了。

        两方一动一静,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和平。

        高台上观战的长老洞主们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发展,白云洞主更是老脸一红,颇为尴尬。

        九阳洞主眉头紧锁,问落日峰的一位洞主,“太和,这个叫沈厌的师从哪位洞主?”

        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怎么会教出这样一个软蛋?

        太和洞主面无表情地说:“沈厌不是落日峰洞主的弟子,是云鹤峰主的记名弟子。”

        “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诧异不已。

        云鹤峰主不仅是青云宗六大峰主之首,也是号称大燕国化神之下第一人的元婴老怪,想要拜她为师的人,能够从青云宗一直排到万里之外的万剑宗去。

        云鹤峰主收徒的眼光也格外挑剔,非单灵根不收。

        时至今日,她座下一共也就六名弟子,其中五人皆以结成金丹,最后一个是筑基中期的沈云歌。

        沈云歌虽尚未结丹,但谁都能看出她的成就绝对不会低于她的师兄师姐。

        “可云鹤峰主怎么会收下他?”

        依沈厌如今的表现,哪怕是当记名弟子也是不合格的。

        太和洞主淡淡道:“此事由云鹤峰主做主,我等怎能妄自置喙。”

        太和洞主不愿多说,其他人也不好再继续追问,默默摇头叹气。

        云鹤峰主一世英名,竟毁在一块愚笨朽木上。

        可惜可叹。

        “废物!”

        “什么玩意儿?真是丢我们落日峰的脸!”

        “这样的垃圾也配待在我们落日峰!”

        “他怎么还不去死啊!”

        “……”

        台上的长老们在为之叹息,落日峰弟子也在大声抱怨。

        沈厌被他们的声音惊醒。

        他的眼角泛红,颤动着双手开始掐诀。

        巨大的水球在他手中快速凝聚。

        他迟缓地转头,完全无法捕捉到唐文的身影。

        看久了,还产生晕眩之感。

        他苦恼不已,在更加激烈的咒骂声中,他双眼一闭,胡乱将水球朝着一个方向扔出去。

        哗——

        被水球砸中,被迫现出身形的唐文呆立当场。

        他的手还保持着掐诀的动作,浑身湿透,发端不住往下淌水。

        他嘴唇微张,想要说什么,下一刻突然喷出一口血来,双眼一翻,往后倒了下去。

        “他,不,我不是……”

        沈厌语无伦次,一副快要被吓哭了的模样。

        功德堂的长老意味深长地看了沈厌一眼,宣布沈厌晋级,然后找来两名弟子,将唐文抬走医治。

        沈厌缓慢地走下比试台,回到落日峰弟子的队伍前,周围的咒骂声顿了一下,立刻切换成无情的奚落。

        “瞎猫碰上死耗子。”

        “还真走运,难怪当初能够拜到峰主座下。”

        “不过是一场比试,竟然就将人打得吐血,好歹毒的手段。”

        “……”

        沈厌眼睛通红地望着人群中的沈云歌。

        沈云歌只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开视线,神情冷淡。

        沈厌的眼睛黯淡下去,浑身萦绕的忧郁气息越发浓重。

        莫慈将两人的互相尽收眼底,眼中兴味更浓。

        沈云歌。

        沈厌。

        真想知道你们的故事。

        唐文的伤势并不重。

        白云洞主在唐文吐血倒下的时候就匆匆离开。

        不过一会儿,他就回来了。

        有人关心唐文的伤势,白云洞主也不藏着掖着,当着所有人的面解释:“不是什么大事,想来是这一段时间担心比试,气血郁结,这挨了一下,把淤血吐出来反而有利于他的身体,休息几日便可大好。”

        这个解释有人信,有人不信,不过没有人会当着白云洞主的面探讨。

        他们还安慰白云洞主,说沈厌能赢完全是靠运气,让白云洞主不要生气,沈厌肯定很快就会淘汰。

        结果真的会如他们所料吗?

        当然不会。

        wm0.cc      ebiquge.com      zhuishu.cc      bookabc.com  



        7878xs.com      ranwen520.com      xiaoshuwu.cc      99shumeng.com



        d9zw.cc      biquge0.com      yjwxw.com      ff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