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小说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在线阅读 - 第510章 要是他不行,那我多亏?

第510章 要是他不行,那我多亏?

        “这些年,你跟家里完全断绝联系了吗?”

        上午他带着女儿去逛超市时,不着痕迹地“刺探”了一些话。

        小丫头说这些年从未见过外公外婆,也没见过舅舅——只是听过妈妈跟舅舅打电话,每次打完电话,妈妈都会不开心,还会偷偷哭。

        管羿不敢直接去问俞乔,当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争执,会让他们一家人变得这么决绝,居然七年不来往。

        简直匪夷所思!

        这会儿,趁着俞乔的话题说到这儿,管羿就顺便打听了下。

        俞乔脸色一沉,气场都冰冷下来,撇开眼淡淡地道:“是啊……一个丢人现眼的女儿,他们才不想来往。”

        “丢人现眼?”管羿抓住这个词,“为什么这样说?”

        “用丢人现眼来形容都已经算文明了。”爸妈当年可不是这样骂她的。

        管羿还想询问更多,俞乔已经穿戴好另一边的护具,准备起身:“行了,别试图打听我的过去,咱俩没关系,我也不需要你来关心忏悔。”

        话音未落,她扒拉着护栏一下子站起。

        结果用力过猛,刚站起身体便失去平衡,“哎哎哎”好几声,幸亏管羿眼疾手快,忙伸手扶住她。

        “慢慢来,这跟滑旱冰有点区别,先练习站稳了再说。”

        俞乔长叹了口气,生气地道:“都怪你,非要拉我来受这罪!”

        管羿被她训得没脾气,不敢反驳,好在俞楠楠正潇洒路过,看到他们兴奋地喊:“爸爸妈妈,快来快来,好好玩啊!”

        管羿对女儿笑笑招手,然后鼓励身旁不敢撒手的女人,“你看,楠楠都能滑那么好,你总不会连个小孩都不如。”

        “你少激将我,没用!”

        想当年她二十出头,不也是什么刺激玩什么嘛,这几年是被工作、生活消磨了激情,而且生完孩子后的“老骨头”,也确实不能跟十年前相比了。

        两人磨磨唧唧,好一会儿才进冰场,但俞乔不太会,只能在新手区慢慢练习,磨蹭。

        管羿也就陪着她。

        说来也怪,俞乔脑子聪明,学什么都快,偏偏这冰上运动是她的黑洞。

        而管羿个子太高,重心也高,学起来也有些吃力,偏偏他还自告奋勇地护着俞乔,常常两人一起摔倒,要么你在我怀里,要么我在你怀里。

        程旭渊看着这一幕,对俞楠楠调侃:“他俩这么笨,是怎么生出你这样聪明的小孩的?”

        俞楠楠说:“大概是负负得正吧。”

        那位滑冰女神刚好滑过来,听到他们的对话大吃一惊:“楠楠,那是你的爸爸妈妈啊?”

        “对啊!”

        “那你哥……你爸爸妈妈多大结婚的啊?”女孩被弄蒙了,觉得那么年轻的夫妻,怎么可能有程旭渊这么大的儿子!

        俞楠楠还没明白过来,程旭渊脸色一尬,不好意思地道:“楠楠不是我亲妹妹,她姓俞。”

        女孩瞪大眼,“那是……表妹?”

        “呃,也算是吧,远方老表。”程旭渊还不确定对方的心意,害怕自己撒谎的事被拆穿,会留给人家留下不好印象,只能将错就错。

        女孩儿点点头,“你们家族的基因真好,颜值都那么高。”

        “是吧,而且个子也高!”俞楠楠很自恋,马上接着话说。

        三人边滑边聊天,程旭渊一双眼睛几乎长在那女孩身上。

        俞楠楠鬼精灵,瞧出两人间越来越熟稔,她借口累了想歇息,便从三人队伍中撤离,回到爸爸妈妈身边。

        俞乔这会儿刚掌握点技巧,见女儿滑过来,扭头看了眼:“怎么了?累啦?”

        俞楠楠“嘿嘿”地笑,用手指指程旭渊那边,“渊哥跟漂亮姐姐聊得很好,我不想做电灯泡了,不过我在这里好像也是电灯泡……”

        俞乔被女儿的话弄得不好意思,斜睨了某人一眼,回复女儿:“没有,是你爸爸多余。”

        管羿一脸委屈,却不敢说什么。

        正好兜里手机响起,他拿出一看,脸色微微收紧,脚踩着冰刀离开了滑冰场。

        俞乔估摸着他是有工作要处理了,巴不得他现在离开。

        “喂,林叔。”电话是林婉真的爸爸打来的,管羿接起,心里盼着是那件事有了回旋的余地。

        “管羿,你来崇城了?”林总问道。

        “是的林叔,昨天过来的。”

        “婉真知道吗?”

        “我跟她说过,不过她这个周末忙,要为出国做准备。”管羿来到崇城就跟林婉真联系了,可人家大小姐直接说没空接待他,让他去找别人吧。

        这个别人指的是谁,彼此都心知肚明。

        那边没说话,沉默。

        管羿察觉到什么,主动问道:“林叔,怎么了?找我有事?”

        林总清了清嗓子,“是这样的……有人在万象城遇到个人,说看起来很像你,陪着一位女士在滑冰场滑冰。”

        管羿一听,脸色有些尴尬,下意识抬头往四周看了看。

        虽然他早就跟林家摊牌了,说自己遇到了前女友打算复合,可当未婚妻的父亲直接来询问这事时,多少还是有些心虚理亏。

        “林叔,应该就是我。”

        “真是你啊。”

        他迟疑了下,不好意思地解释:“我陪着孩子来滑冰场玩玩。”

        “孩子?!”林总大吃一惊,尾音扬起,声调都变了。

        管羿坦坦荡荡承认:“对,孩子,都六岁多了。当年我跟前女友分手后,没想到她怀孕了,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孩子的存在。”

        林总震惊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管羿见那边沉默,也知这件事带给林家二老的打击会很大。

        他在心里默默叹息,虽然有些愧疚心虚,但同时也松了口气。

        刚才来的时候俞乔劝他三思,他还想着就算被人认出也没什么,大不了闹起来就趁机解决了跟林家的婚约,也算因祸得福。

        不知老天爷是不是听到他的祈求,竟真的梦想成真了。

        两人都没说话,好一会儿,林总才淡淡开口:“你晚上有没有空?来家里吃顿饭吧。”

        管羿能猜出是什么事,一口答应:“可以的,我稍晚一会儿就过去。”

        挂了电话,管羿盯着手机,叹息。

        回到滑冰场,他还没走近,俞乔就回头看向他,扬声道:“你有事就先走吧,陪了楠楠两天,谢谢你。”

        管羿走近后才说:“她是我亲闺女,我要你谢什么。”

        话落,顿了顿,他才又交代:“我要去林家一趟,有人看到我在这里陪你们滑冰,跟林婉真的父亲说了……他刚打电话过来,让我晚上去家里一趟。”

        俞乔刚才还一副看他不耐烦的样子,一听这话,明显收整脸色,慢慢滑到他面前站定,眸色明显担忧。

        “我早就说了,让你不要来,你不听……现在被人家看见,你这脚踏两条船还指不定被骂成什么样。”

        “那不至于,我早就跟林家摊牌了,只是今天告诉他们,我有个六岁的女儿……”

        “……”俞乔盯着他,眼眸都瞪大了。

        她很怕大人间的事最后牵扯到孩子,伤害了孩子。

        管羿看着她的脸色,明白她心里在想什么,安慰道:“放心吧,我会处理好这事,不给你和楠楠带来麻烦。”

        “但愿如此。”俞乔心里总归还是不安。

        “行了,你们继续玩吧,我得过去了。晚上太晚的话,我就去酒店住,明天一早要回安市,等我有空再联系。”

        ————

        管羿在去林家的路上,接到了林婉真的来电。

        “我爸是不是给你打电话了?”林婉真也正在往回赶。

        “嗯,我陪着孩子在商场玩时,被你爸的朋友看到了,他给我电话,让我晚上去你家吃饭。”

        “听起来像是鸿门宴。”

        管羿笑了笑,“别说鸿门宴了,就是刀山火海,也没得逃。”

        “放心吧,有我顶着,起码帮你分担一半火力。”林婉真挺讲义气的,知行合一,单从朋友层面来讲,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可惜没有夫妻缘。

        管羿到达林家时,林婉真也刚回家不久。

        林妈妈拉着女儿说了管羿在外面的事,言辞间颇有微词。

        林婉真还没来得及开导妈妈,佣人来通报说,管先生到了。

        客厅里坐着的林总,一听这话脸色顿时拉下来,起身出去。

        管羿进屋来,对林家二老恭敬礼貌:“林叔,阿姨……”视线看向林婉真,两人心照不宣地对了个眼神。

        “进来吧,正好晚餐做好了,边吃边聊。”林总看了管羿一眼,淡淡交待了句,转身又进屋。

        管羿跟上。

        等大家都在餐厅坐下,管羿看了林婉真一眼,后者反应过来,忙笑着开口:“吃饭吧,气氛不要这么严肃,会影响胃口的。”

        林总见女儿没心没肺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你还吃得进去?”

        “我为什么吃不进去?”林婉真理所当然地反问自己亲爹,罢了又看向管羿,招呼道,“管大叔,你也别拘束,喜欢什么就多吃点。”

        “真真,不要这么没礼貌!”林妈妈听那句“管大叔”,立刻低声斥责女儿。

        “我怎么没礼貌了?他都不介意我这么叫,你们别太严肃。”

        管羿顺着话说:“一个称呼而已,婉真怎么喜欢怎么叫。”

        林家二老见管羿脾气好,性格也温润,对女儿看起来也挺宽容宠爱的,越发觉得这准女婿可惜了。

        餐桌气氛又沉默下来,而后林总率先开口:“你跟那孩子,已经相认了?”

        话题来得很突然,好在管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闻言立刻坐起身,认真恭敬地回复:“算是相认了,但没有对外公布,孩子妈妈没有接受我,她知道我跟婉真的婚约,担心影响不好。”

        “呵!你们都公然一起出门了,还担心影响不好?”林总不悦地拆穿。

        “这个……是我擅作主张的,她确实一直拒绝。”

        林妈妈刚才还觉得这个准女婿对女儿挺包容,挺宠爱,这会儿见他言辞间偏袒着前女友,心里那点好印象顿时烟消云散。

        林婉真看管羿要顶不住了,马上坐起身打断,“强扭的瓜不甜,我跟管羿彼此都没看对眼,这婚不结才是明智的。你们不要再为难人家了。”

        林总看向女儿,“你不同意之前为什么不说?以为婚姻是儿戏吗?现在大家都知道你们订婚了,你说取消就取消?”

        “我之前说过的,我说我刚毕业,不想这么早结婚,是你们非说对方很好,错过了可惜。我只好听你们安排,可是相处这么久下来,没有冒出火花啊!现在人家前女友出现,还有个六岁多的孩子,多好的一家三口,我成人之美不行吗?”

        林婉真向来是乖乖女,也是第一次跟父母这样说话,林总很生气,脸一沉手就要拍桌子,好在林妈妈及时圆场:“行了行了,吃饭不要动肝火,这事得从长计议,好好商量。”

        管羿满脸歉意,“林叔,这件事主要怪我,是我失信于你们,您不要责怪婉真。”

        “哼!确实怪你,太让我失望了!”林总越想越气,饭都懒得吃了,起身离席。

        气氛尴尬到极点,管羿有些进退两难。

        林婉真左右看了看,笑了笑刻意活络气氛:“吃饭吧,赶紧吃,这么多菜不吃就浪费了。”

        林妈妈其实也没胃口。

        好端端的婚事要吹了,搁谁还有心情吃饭,见女儿没心没肺的样子,再也不是过去乖乖女的形象,她心里更是有苦难言。

        一顿饭就这么磕磕绊绊地吃完了,管羿临走前,见林总还没下来,准备上楼去道个别,被林婉真拽住了。

        “你跟我妈打声招呼就行,别上去刺激我爸了。”林婉真说话也直接,“他现在看到你就气不打一处来。”

        “……”管羿很无语,只好去跟林妈妈道别,“阿姨,对不起,我跟婉真的事……”

        “算了,说对不起也没什么用,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主见大,父母是左右不了的。”林妈妈明显带着情绪,说话也有些阴阳怪气的。

        林婉真听了不乐意,“妈,我又不是嫁不出去,你干嘛一副巴不得把我扫地出门的样子?我多陪你们几年不行吗?”

        “哼,你是想多玩几年,当我不知道?也怪我们,从小宠着你,宠的一点责任感都没有了,二十多岁了还是成天想着玩。”

        林婉真听不得妈妈唠叨这些,直接推着管羿出门,“走吧走吧!”

        走到车旁,管羿转身还有些歉意,“婉真,你跟林总转告下,公私分明,不管我们关系如何,不会影响既定的合作。”

        “嗯,我知道,你也别太内疚,我是真的不想这么早结婚。”

        “那行吧,我先走了。”

        管羿坐上车,缓缓驶离。

        林婉真在庭院里站了会儿,琢磨着家中二老情绪平复得差不多了,才转身回屋。

        林总已经下楼来,正在沙发落座。

        林妈妈见女儿回来,觑了眼不解地问:“你爸说,你是嫌弃人家老?就大七八岁而已,怎么老了?现在不就流行什么大叔恋吗?”

        林婉真也在沙发坐下,无语地叹息一声,“妈,你想什么呢,那些喜欢找比自己大很多岁的,到底图什么你不懂吗?我们家又不缺钱,我何必要这样委屈自己。”

        “关键是人家外形条件跟身份身价都挺好,也不算委屈你啊。”林妈妈还觉得错过了这准女婿,太可惜。

        “什么外形条件啊,没准儿中看不中用……”林婉真抿了抿唇,神色有几分怪异,声音压低了些,“调查研究都说了,男人花期很短的,他都三十了,早过了身体素质最好的时候,我嫁给他……要是他不行,那我多亏啊——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